光谷小区地下停车场收费太高无车停 成了羽毛球场

有人在人行道上私划停车位,安装地锁,明目张胆收取停车费;有酒店私自将人行道作为停车位,每小时收费10元;小区地下车库收费太高,车辆寥寥无几,沦为“羽毛球场”……昨晚,武汉电视问政期末考第三场,聚焦停车场和路网问题,14位官员上台接受问政。

今年是武汉市停车场建设年,年初每个区都立下了新增停车位若干的“军令状”。暗访短片显示,部分新建的停车场位置偏远,难解中心城区停车难的近渴,被质疑是仅为完成任务之举。

洪山区新竹路边,有关山春晓、光谷新世界两个大型小区。日前记者探访发现,光谷新世界小区的地下车库深夜12时许还是空空荡荡,而白天甚至有居民把这里当成了羽毛球场。据了解,该地下车库每个停车位的月租金为400元,临时停车每小时5元。

而在关山春晓小区,地下车库晚上也是大部分车位都空着,而仅有双向两车道的新竹路两侧停满了车。居民陈先生说,该小区地下车库的车位租金为一年3000元,地面停车位一年1000元,但地面停车位早就被抢光了。“我想问一下市领导,能否规范小区停车收费,让我们老百姓能停得起车?”他说。

针对陈先生的问题,武汉市副市长王立说,道路停车不应成为解决停车难的主要手段。随着城市资源越来越稀缺,提高道路停车收费是大势所趋,“我在这里也提醒准备购车的市民,对此要有思想准备。”

有着18年交警经历的网络名人“小明童鞋”随后发言称,他也曾遇到过小区车库空着、外面道路停满车的情况,小区保安于是给交警打电话,请他们给停在路边的车辆贴罚单。他表示,职能部门不能仅仅依靠贴罚单等简单方式解决停车难问题,而是应该积极沟通协调,把停车位最大限度地利用起来,这样才能造福百姓。

位于洪山区白沙洲立交下的烽火钢材、烽火汽配、烽火机电市场,是洪山区的三大批发市场,停车位奇缺。烽火钢材、烽火汽配共用一座不足200个车位的停车场,众多车辆不得不停在路边,严重影响交通。

与此同时,洪山区2015年重点停车场建设项目——青菱科技园停车场,有380多个车位,但由于地段偏远,可谓“门庭冷落车马稀”。“这个科技园现在还没有企业入驻,停车场建起来,短期内不会发挥效益,好像仅仅是为了完成任务。”督察员说。

与此类似的是,东湖新技术开发区正在修建的高新大道公共停车场,共有600个停车位,同样是只能谋远,难以应急。

播放暗访短片前,问政现场大屏显示,今年武汉市承诺新建停车位1.5万个。截至11月20日,江岸区目标为2300个,完成1375个;洪山区目标为1300个,完成395个。

“这个数字是截至到11月20日,离期限只有40天,能完成吗?”主持人问道。各区区长们都举手表示已经完成。

“看来是突飞猛进的40天。”主持人意味深长地问洪山区区长陈新垓:“这些新建停车场您满意吗?”陈新垓回答,新建的停车场都经过了充分规划,“应该是满意的。”随后,现场播放了上述“远水难解近渴”的短片。

“这样建停车场,就好比我今天的晚饭还没着落,你却告诉我明年的饭已经煮好了。请问:提出停车场建设目标,是为了解决群众的停车难,还是为了完成自己的任务?”媒体代表问。

武汉市交通规划设计院负责人表示,今年新建的停车场优先解决停车矛盾突出的地方,如老旧小区、医院、学校等,占总量90%左右;同时也新建了一部分“谋远”的停车场,如高新大道停车场、青菱科技园停车场等。

洪山区区长陈新垓说,针对短片中烽火钢材等三大市场停车位短缺问题,区政府将与市场业主和管理方沟通解决。

东湖新技术开发区管委会主任张文彤说,该区主动提高了停车场建设目标,其中70%解决当前需求,30%是为了今后发展,“既要吃好今天的饭,也要准备好明年的饭,争取都吃好。”

点评嘉宾、华中科技大学教授刘有军认为,修建停车场,应该以应急为优先,兼顾谋远。希望政府部门尽快盘活停车场存量,努力解决增量,满足老百姓当下最迫切的需求。

有市民投诉,武汉经济技术开发区洪山路一处人行道上,有人划了100余个停车位,每个停车位上都设置了地锁,形成一道扎眼的“地锁阵”。对此,沌阳街办事处工作人员表示,该地段属于洪山村集体用地,并非市政道路,“地锁阵”是引入社会资本兴建停车位的尝试。

电视问政前夕,这处“地锁阵”被悄然拆除,但收费仍在继续。一辆停在此处的车上被贴了一张告知单:此处是商业停车位,每天20元。

硚口区汉西一路的歌德假日酒店,也是“生财有道”,在门口的人行道设立了停车收费装置。收费人员告诉督察员,一小时内停车费10元。

“政府是鼓励民间资本投资兴建停车场的,但在人行道上划几条线、埋几个地桩,或者安个收费系统,就算是投资了?这样的投资方式与划线圈地有啥区别?”短片结束后,现场观众首先向武汉经济技术开发区管委会主任、汉南区区长李忠发问。

李忠表示,短片中的收费现象已被取缔,如果市民发现仍然存在这种现象,可以举报。

硚口区区长景新华十分认同提问观众的观点:“一些人的违法违规行为,给城市添了堵。”他表示,该区将对短片曝光的问题进行调查处理,还将在全区范围内进行彻底摸排,加强监管。

有市民投诉:雄楚高架开通后,在关山大道处形成新的堵点,他经常被堵在高架上下不去。

督察员分别拍摄了早晚高峰时段,雄楚高架上、下桥匝道的情况。画面显示,关山大道比以前更加拥堵。

一位住在关山片区的市民代表说:“每天看到家离我只有500米,但开车却要大半个小时。”

他认为,雄楚高架到关山大道的匝道,存在设计问题。高架匝道通常呈蝴蝶型,两上两下,以满足各个方向的通行需求。但雄楚高架匝道只有一上一下,导致大量车辆拥堵。“规划时有没有考虑过这一情况?”他向武汉市国土资源和规划局局长盛洪涛发问。

盛洪涛说,短片反映的新堵点问题确实存在,原因是雄楚高架规划的19个匝道,还有9个没有建成;另外,高架部分也未完全建通,地下还在施工,才使得关山大道匝道拥堵增加。雄楚高架全线贯通后,拥堵情况应该可以得到缓解。

“老路有老堵点,新路又有新堵点,就连快速路也出现‘肠梗阻’,您觉得这是一个无法避免的现象吗?在您的任期内,能否解决这个问题?”另一位观众代表问武汉市副市长王立。

“这是一个非常尖锐、十分不好回答的问题。”停顿2秒后,王立说,虽然这一问题十分复杂,但通过科学谋划、加快建设,相信可以得到妥善解决。

“天兴洲长江大桥上下天兴洲的匝道,为何修了5年还没通?据说是经费不足,请问什么时候可以解决?”问政现场,媒体代表向武汉市副市长王立发问。

这条匝道的名称叫“天兴洲防汛应急通道”,是天兴洲与外界联系的唯一陆路通道,主要供天兴洲居民在遭遇洪水时逃生之用。

“这肯定不是资金不足的问题,目前只剩下路面和路灯的施工。随着天兴洲规划的实施,这个匝道很快就能建成通车。”武汉市城建委主任林文书补充说。(记者陈凌墨 王荣海 郭文杰 廖仕祺)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